一千多年來,人們都以為位於徐州市雲龍山北麓的土山即為“範增墓”,但隨著土山墓的發掘,這一謠言也被戳穿。不過,關於墓主人的身份仍然是一個謎團,有說是第二代彭城王劉道,證據是封石上的“官十四年”印字,以及墓葬的結構,說明墓主人是東漢中晚期的一位王侯,因此對照之下,第二代彭城王最為符合。不過在考古學界有著“孤證不為證”的說法,因此這一推斷一直以來爭議頗多。
  土山墓位於徐州博物館內,是徐州發掘的首座東漢王陵,三個墓葬由新建的一條通道串聯,除了二號墓剛剛發掘以外,其他兩個墓葬均可以參觀。近期,徐州博物館考古部在發掘土山二號墓時,意外發現了銅縷玉衣的殘片,按照東漢墓制,王侯均可以使用銀縷玉衣,在被確定為王后的一號墓中就發現了保存相對完好的銀縷玉衣,為什麼在二號墓中會出現銅縷玉衣?這讓墓主人的身份更加撲朔迷離。現代快報記者 劉清香 文/攝
  千年謠言
  範增墓傳說
  已經流傳千年
  土山墓共有三個墓葬,呈三角形,1969年被髮現。此前這一由泥土堆積成的小山,一直被認為是秦末漢初亞父範增的墓。《水經註》中記載:今彭城南項羽戲馬台之西南山麓上,即亞父冢也。
  縱覽秦漢歷史名人,範增是個典型的悲劇人物。他足智多謀,忠心不二,早年投靠項羽的叔父項梁起兵反秦,頗得賞識。項梁去世後,時年20多歲的項羽尊稱年過七十的範增為“亞父”。年輕氣盛的項羽在範增協助之下打了幾次勝仗,八千子弟兵擴大成數萬人馬,巨鹿之戰更是一舉殲滅秦軍主力。
  鴻門宴上,範增屢次暗示項羽除掉劉邦,項羽猶豫不決,情急之下範增讓項莊舞劍,尋機刺殺劉邦,卻因項伯的干擾而使劉邦逃脫。暗殺的陰謀未遂,範增勃然大怒,憤斥項羽:“唉!豎子不足與謀。奪項王天下者,必沛公也。”二人感情由此逐漸破裂。在劉邦被困滎陽,楚君勝利在望之時,項羽竟中了劉邦手下陳平的離間之計,懷疑範增和漢方私下勾結。範增一怒之下辭官而去,奔往彭城的路上,心力交瘁而死。
  根據《水經註》記載這裡是亞父冢,民間還傳說範增去世後,在戲馬台練兵的楚軍將士用手捧土、脫下戰袍鎧甲兜土成山以葬, 在土山東面形成一片低窪地,俗稱卸甲汪,後稱沙家汪。戲馬台、沙家汪都確有其地,因而範增墓長時間被人們深信不疑,古時有人專門前往土山憑吊,題刻了碑石“楚亞父範增墓”。
  這座傳說中的“範增墓”,在元代還引來了盜賊。據《初盜發亞父冢》所記,盜墓者賈胡在土山“築室潛謀二十年,一朝鑿井穿其壟”,深挖四十餘尺,盜走寶劍等物,後被緝拿歸案。
  然而隨著土山墓的發掘,“亞父冢”的說法被徹底否定。考古人員發現,土山一號墓為磚石混合機構。根據漢墓的制式,西漢為鑿山而建,東漢為磚石壘砌,由此可以推斷,土山墓為東漢墓葬,和範增生活的年代相隔了200多年。
  墓葬身份撲朔迷離
  墓主人是某位彭城王的說法在徐州考古界占據主流
  既然不是“亞父冢”,那會是誰的墓葬?1977年,徐州考古學家王愷發現了土山二號墓,位於一號墓的東南方向,其規模更大,由此推斷,一號墓極可能是王后的墓,二號墓才是真正主人的墓葬。但因為二號墓出現坍塌,憑藉當時的技術條件,無法完成發掘,只能就地保護。2003年,在一號墓的北方,又發現一處空墓葬,被稱為土山三號墓。王愷認為,三號墓很可能是建錯了,按照東漢時期的制式,王和後的墓葬不能併排,因此三號墓廢棄,又建造了二號墓。
  在土山一號墓的發掘中,考古人員在封石上發現了“官十四年”的印字,還發現了銀縷玉衣等大量珍貴文物,其中出土的器物均為東漢中晚期風格,所以應為東漢中晚期的王室陵墓。以此推測的話,只有東漢的某位彭城王符合。
  近40年來,關於墓主人是某位彭城王的說法在徐州考古界占據主流,然而隨著二號墓的發掘,墓主人的身份又顯得撲朔迷離了。
  今年9月,土山二號墓正式發掘。徐州博物館考古部鄭洪全介紹,雖然墓室上的大石塊已經有多處坍塌,但可以看出墓壙平面基本上呈方形,東西寬16米,南北長20米。從平面上看,土山二號墓規模比一號墓大很多。之前利用雷達測繪技術進行過實地探測,從最上層的蓋石到墓室底部,大約有6米左右。
  到目前,二號墓的封土已經全部清理完畢,露出由黃腸石壘砌的墓室。“墓室不是單獨的一間,而是仿造墓主人生前的居住環境,建有前室、後室、側室、耳室,各室之間以門道連接,相對獨立,又共同組成墓室主體。”鄭洪全說。
  墓室中發現“石經幢”
  彭城王身份被質疑
  在對土山二號墓的發掘中,考古人員意外發現了銅縷玉衣的殘片。“在盜洞位置,應該是古代一個盜墓賊盜取時落下的。這是在王陵中第一次發現銅縷玉衣,此前徐州曾在拉犁山的一座列侯墓中發現過。”鄭洪全告訴現代快報記者。根據目前的考古結果,玉衣最早出現在西漢文帝和景帝時期,到東漢末年或三國初年之後便不再出現,並且在使用上尤其是東漢年間,玉衣分級使用的制度已經確立。
  根據《後漢書》記載,皇帝使用金縷玉衣,諸侯王、列侯、始封貴人、公主使用銀縷玉衣,大貴人、長公主使用銅縷玉衣。
  隨著銅縷玉衣的出現,關於墓主人是誰的推斷再起波瀾。如果是某位彭城王的話,按照當時的制式,應該使用銀縷玉衣,就像一號墓王后的情況一樣,為何偏偏使用銅縷玉衣呢?鄭洪全認為,有一種可能,就是王后死後,這位彭城王又續弦了,去世後和第二任妻子合葬一起,“第二任妻子可能會使用銅縷玉衣。”
  然而,根據此前王愷的發現,彭城王的說法並不一定靠譜。今年六月,王愷曾試挖二號墓,他下到墓室,踩著封石的縫隙向上爬,在西耳室的位置,發現一個圓柱狀石經幢的東西,長約兩米,直徑0.3米。目前發掘尚未到達西耳室,王愷所說的石經幢還沒出現,不過王愷就此推翻了墓主人是彭城王的說法,“石經幢一般都是寺院作紀事使用,怎麼會出現在一位彭城王的墓室里?”
  最新猜想
  墓主會是東漢楚王劉英嗎?
  在墓葬的發掘中,考古人員還發現很多封泥,內容有“楚內官丞”、“楚中尉印”等等,從印文看,它們中的多半屬於西漢楚國或東漢劉英楚國。封泥流行於秦漢時期,是印章按於泥上封緘牘函的憑證。比如甲給乙在竹簡上寫信,為防止別人偷看,用線捆扎好後,把繩結處用泥包裹,在泥上蓋上印章,等泥烤乾後,如果別人想打開信件,只能把封泥破壞掉。
  “從已經發現的文物證據來看,墓主人很可能是東漢時期的楚王劉英,因為他信佛,而且是位王侯。”王愷說。鄭洪全也贊成王愷的說法,“如果是劉英的墓葬,使用銅縷玉衣是很有可能的,因為劉英曾因謀反被貶黜,使用銀縷玉衣的可能性不高”。不過他也表示,證明是劉英墓,還需要更多的證據。
  劉英是漢光武帝劉秀庶出的兒子,母親是許美人,建武17年封為楚王,都城設在彭城。在漢明帝劉莊為太子時,二人來往親密,關係很好。明帝即位後,對劉英常有賞賜。劉英之名在東漢歷史上並沒有留下太多痕跡,但如果說到佛教,他的地位異乎尋常,是中國正史記載的諸侯國里第一個崇佛的王。根據史書記載,劉英少年時好游俠,晚年更喜黃帝老子,學佛教齋戒祭祀。
  永平八年,明帝詔令天下的死罪之人,可以用細絹贖罪。劉英派郎中令奉上黃白絹綢三十匹,自稱身在藩國,身上惡行很多,現在蒙受大恩十分歡喜,故奉上絲綢以贖罪。後世不少歷史學家對此解讀認為,當時的劉英對自己的行為已經感到心虛了。
  永平十三年,男子燕廣向皇帝控告劉英,稱其聯合漁陽王平、顏忠等人,設置百官、設立諸侯王公將軍,意圖謀反。明帝聞之大怒,但考慮到自小二人感情深厚,免其死罪廢其王位,貶到丹陽涇縣(今安徽宜州)。而劉英的母親許太后卻沒有受到牽連,繼續居住在楚宮。被貶第二年,劉英自殺,被葬於丹陽。
  劉英的死,讓明帝十分痛心。史書記載,劉英去世第二年,皇帝巡幸彭城,召見劉英的母親許太后和他的妻兒時,悲傷流淚感動了周圍的人。元和三年,許太后去世後,天子派人弔唁,並派人接劉英的靈柩,改葬彭城。鄭洪全告訴現代快報記者,當時明帝和許太后說了什麼史書上沒有記載,但按照後世的發展,極可能與劉英改葬有關。  (原標題:徐州土山墓,“亞父冢”?東漢王陵?)
創作者介紹

選舉

zvdpjtnx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